红谷子 ——追梦人
2018-06-22 08:16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湘声报 

澳洲幸运5官网开奖 www.a1941.cn

2018-6-16-3版1_副本.jpg手执侗藏红米秧苗的姚茂洪   湘声报记者  黄达/摄



  □ 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通讯员 吴长明 杨健


  “一把青秧趁手青,轻烟漠漠雨冥冥。东风染尽三千顷,白鹭飞来无处停?!?/p>


  芒种时节,新晃县扶罗镇东风村,一派繁忙的景象。


  在侗藏红米核心种植基地,绿意葱茏的水田里,密密排在一起的禾苗,像一张多绒的毯子,随风摇曳,惹人喜爱。不远处,三五成群的村民将一株株红米秧苗,准确又迅速地插入田里。


  “赶着这两天,要把禾苗都插下去?!币γ檎驹谔锕∩?,向田里喊着话,马上得到了乡亲们的回应。


  姚茂洪,这位在村民眼里“不善言谈,人很好”的县政协委员,与侗藏红米一起,成为这方水土上几乎人尽皆知的人与物。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崩畎资械摹耙估伞?,正是被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誉为“楚尾黔首夜郎根”的新晃侗族自治县。新晃地处湖南省最西部,是湖南“人头形”版图的“鼻尖尖”。


  在新晃27万人口中,超过80%的居民是侗族。地处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偏多,这里是省级贫困县、武陵山连片特困区。


  生于侗乡、长于侗乡的姚茂洪,看多了村寨里的贫穷与困顿,最大的心愿是让侗家特有的红米文化流传下去,让侗藏红米带动更多的侗族乡亲过上好日子。


  2018年5月7日,湖南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湖南新获批的5个“国家地理标志产品”——雪峰山鱼腥草、会同魔芋、新晃侗藏红米、龙山百合、德山大曲。


  红米、红米粽子、红米酒、红米吉祥包……发布会开始前,姚茂洪看到好几位女记者将现场展示的红米吉祥包挂在胸前,他偷偷拍了张照片发到朋友圈。


  “侗族先祖倍加珍藏的红糯稻,因产于新晃而得名,其米粒细长、色泽红褐、口感香糯、豆香浓郁,是当地梯田灌溉、水旱轮作、鱼稻共生等传统种植方式的产物?!焙鲜≈始嗑肿芄こ淌疃〉慕樯?,令姚茂洪抑制不住激动。


  在获得农业部“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称号之后,这是侗藏红米获得的又一块金字招牌。


  10多年来,为了侗藏红米付出了多少,承受了多少,熬过了多少个深夜,只有姚茂洪自己知道。


  “这红谷子,能改变侗家人的生活”

  一份好奇结下情缘


2018-6-16-3版7.jpg侗藏红米稻穗


  14岁以前,姚茂洪没有翻越过斗溪村这座海拔900米的鸭塘界山。直到堂伯在县城办酒,他才跟着父亲第一次看到山外的世界;23岁,大学毕业的他回到家乡,当了8年乡村数学老师;33岁,凭着好文采进入县政府办工作的他,在村里人人羡慕。


  谁也没想到,他突然迷上了几乎被侗家人遗忘的红米,重新回到农村,从光彩体面的“公家人”变成了皮肤黝黑发亮的“新农民”。


  开着白色长安汽车,不知转过了多少个山路弯道,今年42岁的姚茂洪回到新晃县晏家乡斗溪村,车窗外掠过大片绿油油的红米稻田,还有他曾任教的晏家中学,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路上,姚茂洪停下车和堂哥姚玉生打招呼。因为堂哥的大儿子受伤,家中前些年因病致贫。姚茂洪太了解姚玉生们的生活,实诚的山里人一年到头靠种稻谷维持生计,家里有牵绊不能外出务工,一点天灾人祸就能摧毁整个家庭。


  斗溪村是姚茂洪最早的红米种植基地,从自家五分地到如今的500亩。姚玉生喜气洋洋地告诉堂弟,去年种了5亩侗藏红米,收入八九千元,今年可以脱贫了。


  上世纪70年代,在杂交稻问世之前,新晃种植的常规稻谷品种较多,尤以红谷子稻米最为特别。在侗家传说中,飞天红鸟所衔五彩九穗谷的红谷子,是可以庇佑孩子的吉祥之物,因此侗家孩童都挂着红米包避邪。


  姚茂洪的父亲和叔伯们年轻时都曾种过红米,“文革”开始后,红米因带有迷信色彩,种植面积逐渐减少。后来,随着杂交水稻的推广,很多常规稻品种相继失传,红米一度濒危。


  “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哟咳罗咳,挖野菜那个也当粮罗咳罗咳,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罗咳罗咳,餐餐味道香味道香咳罗咳……”


  这首《红米饭南瓜汤》的歌曲,姚茂洪小时候经常听到,却没见过红米,即使脖子上戴着吉祥包,他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


  2003年,姚茂洪的女儿出生,晚上特别爱哭,父母让他找点红米给孩子戴。他来到村里90岁的看香婆家中,从这位怀化特有的巫傩文化传承人手中,花12元得到了一个包着7颗红米的小药包。


  神奇的是,女儿戴上后当天就不哭了。这激起了姚茂洪对红米的强烈好奇。


  “这米可以煮饭吃吗?”他再次找到看香婆。


  “吃?你吃得起吗?”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看香婆一脸不屑。


  “我一个月工资还不够吃顿饭吗?”不甘心的姚茂洪随手从兜里掏出当月工资360元,要在看香婆家吃顿红米饭。


  此时的村庄,已多年无人种植红米,只有看香婆悄悄种了一小块。


  嚼着这碗“天价”红米饭,姚茂洪默默无语,心里却被一个念头反复缠绕着:这红谷子,能改变侗家人的生活。


  1999年从湖南教育学院数学专业毕业后,姚茂洪回到晏家中学当老师。除了教学外,他的另一项任务是劝学,即劝说退学的孩子重新回到学校。


  走过村寨的沟沟坎坎,跋涉过崎岖难行的山路,姚茂洪对山区侗族农民的贫困有深刻的体会。乡亲们世世代代务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辛苦劳累一辈子,却改变不了生活的困顿。


  红米能吃能卖,也许是个出路。然而,作为一个毫无资源的乡村教师,姚茂洪只能将这个想法埋藏在心间。


  看着看香婆一天天老去,姚茂洪担心红米的种植会失传,在征得老人的同意后,他拿到了红米稻种。


  自己要上课没法下田耕种,姚茂洪只好做父亲的工作。


  老父亲生有4个儿女,姚茂洪是唯一的男孩,拗不过他的乞求,种上了五分地。后来,姚茂洪与斗溪村书记姚茂焘一起,相继发动多位村民种植红米,不过都是一亩半亩的,没有规模。种出的红米,也仅供自家食用。


  让姚茂洪没想到的是,这份源自好奇的红米情结,会生发出一份持续多年的情怀,“苦”也开始跟上了他。



  “他原本在县城里上班,为了红米又回到农村”

  一次检测坚定信心


2018-6-16-3版2.jpg

  姚茂洪与种植红米的村民交流   湘声报记者  黄达/摄


  蓝天白云下,四面青山环绕的东风村,青禾摇曳,泉水叮咚,依在半山腰的木质侗家吊脚楼,美得像幅画。


  东风村是姚茂洪最大的侗藏红米核心种植基地,流转了千余亩田地种植红米。


  将近中午12点,在田里忙活了一上午的姚沅清,直起腰,走上田埂。今年62岁的他,在红米插秧和收割时,都会来给姚茂洪帮忙。一天的劳作下来,可以得到200元左右的收入。他还流转了2亩田地并入基地,每年每亩可收入700元。


  有了这份收入,姚沅清不用再外出打工挣钱,一度荒废的田地也因种上了红米,恢复了生机。而村里,像姚沅清这样的村民还有不少,很多人在红米种植基地里找到了活干。


  看着一望无际绿油油的稻田,姚沅清的脸上有了一丝惬意,用一个农民天生的审美评价道:“荒田变稻田,不再高高低低,平坦坦绿油油的多好看?!?/p>


  秧苗转青后,农民们还将放养鱼、鸭苗(待到灌浆结实期时,把鸭子驱离稻田,防止鸭子啄食稻谷),鱼、鸭在稻田里一边吃草、一边吃害虫,鱼、鸭粪还可肥田;红米稻收割后,他们还可在田里种上紫云英、油菜、马铃薯等作物。这种水旱轮作不仅能改良土壤物理结构,还能调节土壤有机质含量。


  在外行人眼里,侗藏红米的秧苗看起来和普通水稻一样,但姚沅清们却能看出细微区别??醋旁谔锏乩镒叨?,晒得黝黑的姚茂洪,姚沅清说:“他原本在县城里上班,为了红米又回到农村?!?/p>


  2007年7月,乡村教师姚茂洪由于在报纸上连续发表作品,被当时的县教育局领导看中,调到局里文秘室工作;不到一年后,他又被调至县政府办。


  从晏家乡到县城,姚茂洪的生活、工作圈大了不少。在县政府的工作,接触到的人群,为他打开了一个豁亮的窗口。


  2009年,新晃县着力打造“夜郎古国”品牌,时任县长张霞召开动员会,要求干部们开动脑筋,挖掘当地资源。当时新晃黄牛肉已经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是新晃县送给客人拿得出手的伴手礼。


  县长的提议,触动了姚茂洪埋藏在心中已久的念头:“能不能推荐下侗藏红米?”


  带着一袋红米,姚茂洪找到张霞。


  “张县长,你看看这个侗藏红米,可不可以作为新晃特有的资源开发?”姚茂洪问。


  虽然同为侗族,张霞却是第一次看到红米。听了姚茂洪的介绍后,她很惊喜,却也产生疑惑:“这东西既然能用来治病,会不会有毒?”


  县长的这一问,让姚茂洪语塞了,尽管心里觉得没问题,但他不敢在县长面前大胆承诺。


  看出了姚茂洪的局促,张霞向他建议,找权威部门检测一下,并给他批了检测经费。


  于是,姚茂洪带着红米找到北京理化分析测试中心。检测结果令他喜出望外,红米不仅没毒,而且含有大量的硒、锌、钙、镁、磷、铁等微量元素和维生素。


  农业专家告诉姚茂洪,新晃群山之间有零星小盆地,形成了独特的山地小气候,白天炎热,夜晚凉爽,加之水源充足,种植出的侗藏红米营养格外丰富,许多指标都超过了泰国香米。


  带着北京的检测结果,姚茂洪信心满满地再次找到张霞??垂觳獗ǜ婧?,张霞鼓励姚茂洪,在上班之余坚持开发红米。


  2009年6月,姚茂洪申请注册商标,并成立“侗藏红米稻种植专业合作社”。


  “没有张县长批下检测费用,我哪有钱去检测?也就不可能发生后面的一切故事了?!被匾渫?,姚茂洪十分感激张霞当时对自己的支持。


  专业合作社成立后,红米种植面积发展至几百亩。姚茂洪免费为种植户提供种子、生态农药和化肥,还签订了统一管理、统一收购合同。


  姚茂洪将侗藏红米定位为高端生态产品,稻谷收购价为每斤1.8元,红米市场价格超过每斤20元,力争让农户和产业实现双赢。


  2011年,尽管红米种植受稻瘟病影响,但姚茂洪仍然按照每斤1.8元的协议价收购,宁愿自己受损失,也要确保农户利益。


  独具地方特色的侗藏红米一度吸引了政府采购,每年上万斤红米销售一空。但此时的红米在新晃仍属于小众产品,知名度有限,如何扩大种植规模和销售渠道,姚茂洪在思考中等待着机会。


2018-6-16-3版8.jpg

  2014年8月,新晃侗藏红米入选“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愿意做农业很不容易”

  一腔热忱赢得帮助


  蜿蜒的舞水河,从贵州省瓮安县尖坡一路奔腾而下,进入新晃境内,曲折的河水在县城附近画了个“几”字后,从洪江市汇入沅江,流向洞庭湖。


  漫江碧透的舞水河两岸,密布着色泽深浅不一的黄绿稻田,仿佛最高明的时装设计师勾勒出的几何图案,美得令人惊叹。


  “夜郎古国”新晃有着历史悠久的稻作文化。1987年,考古队相继在新晃大湾罗乡打岩坡新石器时代遗址下层发现了稻灰及稻谷颗粒遗迹,这意味着至少在5000年前,新晃先民就学会了把野生稻驯化为栽培稻,进入了农耕时代。


  2011年,新晃县文化局局长杨先尧得知农业部将首次评选“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建议姚茂洪将侗藏红米申报上去。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姚茂洪打听到,请专业公司完成一套申报材料需要12万元时,经济不宽裕的他决定自己动手。


  为了把材料做好,姚茂洪在县电视台原台长蒲师术的帮助下,利用业余时间在图书馆里泡了3个月,从侗族历史到稻作文化,越深入越觉得自己做的这件事有意义。


  虽然准备了一年,但毕竟孤军奋战、缺乏经验, “侗藏红米”在2012年名落孙山。姚茂洪没有气馁,第二年再次卯足了劲,进一步丰富了原有申报材料。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侗藏红米”终于成功入选农业部第二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同批入选的还有西湖龙井、福建铁观音等品牌。


  侗藏红米的价值逐渐被重视起来。在时任新晃县分管农业副县长韩景华的建议下,姚茂洪被调整到县农办产业化办工作,主抓侗藏红米生产示范。县里的特殊优待,使姚茂洪得以全身心发展侗藏红米。


  2014年6月12日,北京广西大厦,韩景华和姚茂洪一起为侗藏红米领取了“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牌匾,韩景华将这份荣誉称为“侗乡人民的财富和骄傲”。


  让韩景华对姚茂洪刮目相看的是,其他品牌几乎都是当地政府举各方之力才申报成功,而侗藏红米的申报工作大部分由姚茂洪一个人完成,其中的不易可想而知。


  “朴实执着,骨子里有股韧劲”,是所有接触过姚茂洪的人的共同印象,这也是毫无背景的他一路走来,却屡获“贵人”相助的缘由。


  2011年5月18日,是姚茂洪永远记得的日子。他来到袁隆平位于湖南省农科院的家中,这位“杂交水稻之父”已经在客厅等他。前一晚他因为激动难以入睡,在见到袁隆平后,老人的亲切令他感动不已。


  “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愿意做农业很不容易,我感到很欣慰?!痹∑剿?,“等你的企业做好了,我去看看!”


  当侗藏红米获得“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后,姚茂洪打电话向袁隆平报告了这一喜讯,袁隆平十分高兴,鼓励他“有前景,加把劲!”


  2010年,姚茂洪到长沙拜访省政协委员、湖南农业大学教授徐庆国??醋耪馕桓鲎硬桓叩亩奔倚』镒?,并非学农出身却对侗藏红米满怀激情,徐庆国不计报酬地帮他分析产品、为他申报农业文化遗产和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出谋划策。


  做农业回报慢,和自然打交道风险大,赚钱不易,需要一种情怀。在徐庆国看来,正是姚茂洪身上那种强烈的侗家情怀,感染了许多人,并主动来帮助他。


  在同事吴丽群看来,朴实的姚茂洪尽管“不适合当奸商”,但他用真心对待别人,得到的回馈更多。


2018-6-16-3版3.jpg

  新晃红米文化渊远流长


  “没想到他到了绝境还能站起来从头开始”

  一场风波遭遇考验

  

  2013年,就在侗藏红米声名鹊起、前景一片光明之时,命运跟姚茂洪开了个玩笑,让他从云端跌至绝境,几乎无法翻身。


  这一年,在几位朋友的推荐下,来自芷江的一位企业家注资侗藏红米。对一直苦于资金缺乏的姚茂洪来说,可谓久旱逢甘霖。


  前期一切有序进行,按照规划,红米种植面积扩大到5000亩。2014年稻谷丰产,合作伙伴却因在云南投资失利而资金链断裂,他本人涉嫌非法集资而被法院宣判。


  从未经历商海沉浮的姚茂洪,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大脑一片空白,欲哭无泪。因为资金问题,红米没能按约定收购,乡亲们将失望和不满全部发泄在姚茂洪身上。


  在新晃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姚茂洪只能无奈地“逃”到长沙寻找出路。在朋友家四处借住,或住几十块一晚的地下室,几个月的“流浪”,令他饱尝人情冷暖。


  这是一段被姚茂洪视为耻辱的经历。晚上,他常常坐在湘江边,看着静深的江水,心想往下跳就一了百了吧,但一想到父母妻儿将面临的困境,他立刻打消了想法。每次给家里打电话,他都万分紧张,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白天,他打起精神,带着红米样品和检测报告上门找各种商家。他第一家找的是麦德龙市场部,部门负责人当场打电话到农业部询问“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在得到肯定回答后,依然表示出冷淡和不屑;他也找到快乐购,但对方认为“这个东西不值得推广”……如此前后找了几十家平台。


  多次碰壁,让姚茂洪脸皮越来越厚,他抱着“我不能垮”的信念,最后终于打动了一家网络平台公司,对方愿意以每斤12元的价格收购他当时的60余万斤红米库存。800万元解了姚茂洪的燃眉之急,他毫不犹豫地回到家乡,偿还欠下的肥料、石灰和生态农药款,并尽可能收购更多农户的红米,说服他们继续种植。


  “湘江那么大,容不下你姚茂洪吗?”村民的冷言冷语,刺痛着姚茂洪;妻子完全不理解他为何还要重蹈覆辙,他只能一遍遍耐心解释。尽管他依然未能收购所有红米,但乡亲们看到他竭尽全力,逐渐谅解了他。


  “很多人都以为姚茂洪不能翻身了,没想到他到了绝境还能站起来从头开始?!毙禄蜗卣?、县农机局农机管理股股长吴日峰佩服这个年轻人,主动前来帮忙;韩景华主动约姚茂洪到办公室沟通,并安排农办、农业局及相关乡镇帮助他渡过难关,令未能被收购的红米逐渐通过各种渠道消化。


  这些善意的关怀,仿佛一线光亮,温暖着困境中的姚茂洪。他深深知道,侗藏红米的种子早已在他心中生了根,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放弃。


  随着一步步走出困境,2017年8月,姚茂洪投资100多万元建设的侗藏红米生产线启动,对他的意义不亚于得奖。


  红米加工对设备的要求比普通稻米高,如果抛光力度稍微不当,红米表面的自然色泽就会被磨掉。为了找到合适的稻米加工厂,姚茂洪从怀化找到长沙再到株洲,稻谷从新晃运到外地,再将米运回新晃。一顿稻谷运输的费用就达到250元,一吨米的包装费用也要300-500元。


  由于红米加工量小,往往难以引起加工厂重视,经常无法如期完成加工,屡屡令姚茂洪急得直跳脚。他一直梦想拥有自己的红米加工厂,如今心愿达成,加工厂每年可以加工5000吨稻米。


2018-6-16-3版6.jpg侗藏红米粥深受大众喜爱


  “选准了一个方向,就只管上路,不要回头”

  一种情怀托起梦想

  

  2016年,姚茂洪担任新晃县政协委员,他感到十分荣耀,“委员人选要将近20个部门盖章通过,非常严格”。


  县政协多位领导都是姚茂洪在县教育局或县政府办的老上级。在县政协主席潘世新眼中,姚茂洪是个典型的侗家汉子,话不多,内敛实在,却有股子“藏巧于拙”的韧劲。


  “以前人们只关注吃饱,随着温饱解决了,大家逐渐关注吃好的问题,侗藏红米因此有了发展契机?!迸耸佬滦ψ潘?,几天前有客到访新晃,吃饭时上了一盆侗藏红米粥,当听说这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时,大家都抢着品尝,一大盆粥很快被一抢而空。


  当了政协委员的姚茂洪,觉得身上的责任更重了,不等领导压担子,他已经制订了产业扶贫规划。


  在帮助农户脱贫致富上,侗藏红米有着独特优势。普通杂交稻亩产1000斤左右,除去农资等成本,仅有500-600元的收入;而侗藏红米虽然亩产只有750斤左右,但每亩收入能达到1600元左右,而且由姚茂洪免费提供稻种、配方肥和生态农药,农户除了人力几乎无需更多的生产成本。


  侗藏红米种植现在已被纳入新晃县扶贫项目,贫困户每种一亩红米,政府补贴200元。在姚茂洪的1130户签约农户中,百分之三四十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目前侗藏红米种植面积近2000亩,他希望能扩大到5000亩,让更多贫困户种上红米。


  如今,电商渠道已占到侗藏红米销售的50%左右,当初拒绝姚茂洪的快乐购也主动找上门来洽谈合作。长三角和珠三角成为侗藏红米的重要销售区域,喜欢熬粥的广东人告诉姚茂洪,侗藏红米熬成的粥特别好喝,这给他提供了另一条思路,决定开发多元化红米产品。


  为了进一步提升红米口感,姚茂洪与海南大学农学院合作,开发侗藏红米新品种,希望在保持红米营养价值的同时,适应更多人的口感。


  “龙脑、黄牛肉、侗藏红米”,一出新晃高铁站就能看到“新晃三宝”的巨幅广告,这是新晃县目前拥有的三项国家地理标志产品。


  尽管已经调到怀化市工作,韩景华一直在关注着姚茂洪和侗藏红米。听说侗藏红米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称号,他通过微信祝贺姚茂洪,希望他让侗藏红米从精品化转向大众化,为侗乡人民脱贫致富献一份力。


  在徐庆国看来,在生态良好的新晃山区种植侗藏红米对农民脱贫大有裨益。他对傩戏和侗族歌舞表演印象十分深刻,多次建议姚茂洪将侗族丰富的稻作文化和红米种植结合起来,打好侗藏红米的生态牌和文化牌。


  初夏的夜幕中,舞水河上,晃州风雨桥流光溢彩,这是新晃60周年县庆的标志性建筑。5座鼓楼错落有致,青砖走角画眉翘,充满着浓浓的侗家风情。


  这是姚茂洪心中最美的风景。他的侗藏红米专卖店就在舞水河边,一个几十平米的临街门面,隔出第二层作简易办公室。


  采访已至夜晚10点多。此时还有一份汇报材料等着他去写。这又将是一个不眠夜。


  “认准了的事情,不要优柔寡断;选准了一个方向,就只管上路,不要回头?!?尽管“受过资本的伤”,但姚茂洪依然渴望吸引投资。


  看着墨色如绸蜿蜒远去的舞水河,姚茂洪目光中流露出坚定,“有些事情是不能等待的,一时的犹豫,可能留下的将是永远的遗憾。一路走来,虽然清苦,但我乐在其中?!?/p>